【jay中心】要分几步才能愉快地告别

这是一把刀_('ཀ`」 ∠)__


如鱼在水:

这个文是受了B站我很喜欢的一个剪刀手太太的视频启发,她在lof也有账号 @DrFell 


一直想要联系上她,拿授权(?之类的,但因为好久了都没回复,于是就擅自先放上来了,有什么失礼的在这里先说声抱歉


这个是·B站原视频地址:链接


这个是视频的BGM(建议一起食用效果更佳):网易云


batfamily和royjay过去式






1.辞职




杰森把清单记录在超市收据的后面。黑色的墨水因为雨而糊成一团,加上他写上的蓝色墨水,更显得一团糟糕。


窗外的雨下得没停。他拉上兜帽,扛起一个大箱子,走出家门。对门的邻居女孩和他打了声招呼,问他到底要去那里。




“丢掉一些工作上的东西。”




“你可以等雨停了再丢啊。”




“我必须确保它们不能在用了。”他耸耸肩,“也许让它们淋场雨是个好选择。”




“那么恨你的工作吗?”




“有时候。”他调整了一下肩上的箱子,“但再也不会了。”


2.参加好久不见的家庭聚会




阿尔弗雷德打开门的时候有一点惊讶,他尴尬地挥了挥手,老管家这才反应过来,眼睛湿润着迎他进屋。


“你来干什么?”达米安趴在沙发上瞪着他。阿尔弗雷德警告地看了达米安一眼,达米安只好咕哝着转头专注在他的武士刀上。




“明天就是平安夜了,我买了点食材和装饰品来。”杰森把塑料袋递给阿尔弗雷德。




“你可以不必破费的,我们这儿有足够的食材,但我还是很感激你的心意。”




“嗯,布鲁斯在吗?”


这下字倒是惊讶到阿尔弗雷德和达米安了。他和布鲁斯的关系勉强点说,还是在修复阶段吧。这是第一次,杰森自发地愿意见布鲁斯。




“他在蝙蝠洞。”达米安率先开口,“你等他上来才见他吧。”


“那好,我去厨房替阿尔弗雷德搭把手吧。”


“别炸了厨房。”


“你等着吧。”杰森笑了笑,“这可是连亚马逊人都认可的厨艺呢。”


3.清理个人物品




叩叩的敲门声响起,提姆从门后探出头来,显得小心翼翼又好奇。


“介意我进来吗?”


“你都已经快把整个头塞进来了。”


提姆走进来,盘腿坐在地上。


“你为什么会回来?”


“怎么?你不欢迎吗?”


“你知道我从不说这话的。”


“你应该对我有点戒备心。”杰森把手中的衣服朝提姆丢去。提姆笑了笑,开始和杰森一起收拾东西。


“我打算把这些衣服捐出去。”


“我能帮你扛一点。”


“得了吧,你这小身板。”


“我还能再长高呢。”


“过了十八岁就不能了。”


提姆摸了摸自己头,装模作样地数着自己的年纪。其实他也快到十八岁生日了。他还指望着杰森能参加他的十八岁生日会,可能其他人会有点小担心,比如史蒂芬妮,毕竟以前杰森可是想杀了他。而现在,情况变得越来越好了,他们并肩作战了几次,夜翼对他们关系转好也感到很高兴。


他用手肘打了几下杰森,杰森笑着揉乱了他的头发。他们在地上滚做一团,灰尘飞舞在空气中,那些旧衣服闻起来是樟脑丸的味道,和太阳的味道结合在一起。一粒小灰尘在阳光的照射下,飘到杰森的鼻尖。提姆仔细端详着杰森的脸,眼睛有那么点红。




4.将珍爱之物赠于他人


 晚餐前的半个小时,几乎所有没得到踏进厨房许可的人都待在圣诞树下,研究那一堆礼物。达米安拿起一个长方形的蓝色礼物盒,摇了摇,没什么声音,看起来也很轻。


“一定是父亲的礼物。”达米安笃定地说,“而且是一叠钞票。”


“也有可能是首饰盒。”提姆说道。


“我们这里谁会需要一条项链。”


“这个是杰森的。”提姆指着一个红色的四方形礼物盒。


达米安拿起来,摇了摇。应该是金属制的物品敲击着盒子的声音。


“这就可能是个首饰了。”达米安点点头。


“也可能是新版的炸药或电子设备。”提姆深思着,“我就挺想要这些东西的,你知道比扎罗曾经研发出一个量子通道吗?”


“某种程度上,达米安对了。”杰森突然从两人身后冒出,手上还拿了一盘新鲜出炉的姜饼人。


“那是我第一个罗宾飞镖。”


“谁会要这种东西啊!”达米安用厌恶的语气说道,手却紧紧抓着这份礼物。


“没有人。现在,放下你们手下的所有东西,开饭了。”




5.教小孩子那些你现在才明白,却希望早点知道的事


杰森坐在了阿尔弗雷德的旁边,而阿尔弗雷德的旁边又坐了迪克,他们的对面是达米安和提姆,布鲁斯则坐在主座。


在这难得的日子,阿尔弗雷德也会和他们一起坐下享用晚餐。一家人在温暖的餐桌前举杯庆祝。布鲁斯会多喝几杯红酒,提姆吃着火鸡配上偷渡而来的黑咖啡,而迪克则在往嘴里塞食物的时候还不停地说话,争取把食物残渣喷满整个饭桌。


达米安凭借着他最后的教养,规规矩矩地吃着饭。他抬起头,只见对面的杰森托着下巴,在摇坠的烛光中,眼神温柔地注视着其他的人。可能是错觉吧,达米安眨了眨眼睛,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鸡肉,看起来有点傻。杰森发现了他的目光,对着他举杯示意。


他没有再看向杰森了,只是低着头吃完盘中的食物,然后起身离开。在他离开时,杰森拉着了他的袖子,轻声说:“你不留下来吗?”


“这儿有点吵。”


“这种吵闹有时候也挺可爱的,你可不能经常拥有这些日子。”


达米安抬起头,看着一家人坐在餐桌前,毫无顾忌地打闹玩耍,把奶油弄得到处都是。


“学会享受这些对你会有益处的。”杰森托着下巴,“家人很重要,朋友也是。”


“你从不会说这些话的。”


“因为……”杰森停顿了一会儿,似乎也想不出什么解释,“因为确实很重要啊。”


6.做一直想做却担心“不切实际”的事情


“你不在家陪我们一起度过平安夜吗?”达米安拉住杰森,疑惑地问道。


“我还会回来的,只是想去一下教堂。”


“小翅膀有祷告的习惯吗?”迪克突然插嘴道。


“不全是为了祷告。”


“你知道吗?”迪克套上自己蠢兮兮的红色圣诞帽,“也许我们全都该去的。圣诞节去教堂不是很平常吗?”


“问题是,我们不是'正常'家庭。”


“还是可以去的!”迪克提高音量说道,而这基本等于大家都要去了,布鲁斯也不例外。


这感觉有点奇怪,杰森心想。他鼓起勇气走进一家甜点屋,买了一堆糖果,饼干和罐头水果。达米安和提姆领着大包小包,迪克在和柜台的小姐调情,布鲁斯则发挥蝙蝠侠隐藏踪迹的本事,彻底消失在这片雪地中。


去教堂之前,他们去贫民窟走了一趟,把食物分给那些流浪孩童。


“他们明天依然会捱饿的。”达米安说。


“我知道。”杰森摸着一个小女孩的头,顺便把自己的红帽子给了她。


“但现在不做,以后就没机会了。”




7.去看一眼曾经最爱然而不了了之的那个人


罗伊打开门的时候,用围巾裹紧了自己的身体,还试图用身躯遮挡着门后的场景。


杰森强硬地推开罗伊,然后不出罗伊意料,开始哀声叹气加责骂他为什么不保持整洁。披萨盒和袜子堆在一起,蚂蚁在之中穿梭着。杰森蹲了下来,沉默地收拾着这些垃圾,把那些纸盒盖起来,归类,把干净的衣物叠好……


“你怎么了吗?”罗伊斜靠着墙,轻声问道。


“没什么。”


罗伊能看到杰森撇了头,眼睛眨巴眨巴了几下。


“你在哭。”


“你知道吗?”杰森走向外面的垃圾桶,然后再走进来,“你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。”


“而你不可以撒谎。正确的答案是不好,你糟透了,比我还糟。”


“我的家里可没有蟑螂和老鼠。”杰森破涕为笑,他擦了擦眼睛,开始向罗伊的洗碗盘进军。


“这不是衡量一个人幸福的标准。”罗伊从背后贴了上去,把头靠在杰森的肩膀上。他能听到杰森心脏鼓动的声音,感受着上下起伏的后背,就凭着这些,他能为杰森做任何事,只要杰森开心。


“我没有你可能会活不下去。”


“骗人。”杰森用沾满泡泡的手糊了他一脸,“还其他我们刚拆伙的时候吗,你也是这样说的。”


“那时候的情况不同。”罗伊继续蹭着杰森的肩膀,“如果这次你不回来了……”


“你也可以好好的活下去。”


“你也是,杰森。你也可以。没有我你依旧能过得很好,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执着于那些东西。”


“别自恋了。”他锤了锤罗伊,“这不只是为了你呢。”


8.选择一种方式


他离开的时候,罗伊在门口哭得稀里哗啦,几乎站不起来。


他头也没回地走了,走去一家超级市场,买了一大罐汽油。在付款的时候,他也朝安眠药望了几眼,还有刀片。但还是放弃了,这种方式的成功率感人,而且如果要照小丑的话说,太平庸了,简直没有一点趣味性和仪式感。


等等。为什么不先去杀了小丑呢,杰森站在超市门口沉思。但现在才想起未免太迟了。他身上的钱已经用完了,军火装备也已经丢了。当他走回安全屋的时候还下起了雨,他没有急忙地跑去躲雨,反而伸出舌尖舔了舔雨水。有点苦,但基本上就是冷。


他仔细确认了一下,周围的邻居都不在家。倒汽油的用量是经过讲究的,至少不会给别人造成麻烦,除了房东。他事先预付了房东一年的租金,这些钱够房东把房子装修一遍了。


说不定我会变成鬼住在这里呢,杰森心想,像达珂拉一样。


也许不会,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他后背响起。


孩子,你知道的。我并不真正存在于这个世界上,达珂拉慈祥地说道,我只是一股意识,甚至存在于你的脑海里,即不会更新,更不会有喜怒哀乐。人死了就没有得重来。


我之前重来了一次,他反驳道。当然,过程不怎么美好,甚至能用糟透了来形容。讽刺地是,他没有把握住第二次机会,而是站在这里,把汽油淋在身上


也许根本不存在机会这一说,人诞生的那一刻就是准备迎接死亡,他们活着的最终目的地就是死亡,他比其他人早了一点,只不过早了一点。他的路没有其他人的长,像一对夫妻里的丈夫,最终只能活到六十岁,必须留下能活到九十岁的妻子。并不是丈夫,或上帝的错,只不过有些人注定早点离开,他想起最后一件事,准备一张卡片,写上他想在自己葬礼播放的歌。




9.留下几句简短的话


皇后乐团的歌挺不错的,大众化又好听。是时候让达米安培养一下他的音乐审美了。


播放这些歌的时候可不适合流泪


爱你们的杰森•陶德




10.该结束了。



【投票】DC Universe再开二代罗宾生死投票【更新投票方法、以及投票含义】

什么鬼,官方到底在想什么!!!请投上一票,让二桶活下来


无古:

不用问啦允许转载允许转载QAQ。我回头找一下怎么让大家可以投票的方法。


发现我之前有点欠考虑,打出的标题让很多gn有一定程度的误解。首先,虽然这也是一次生与死的投票,他们问出的问题是,如果给你一个机会,你是否会选择“重写历史”,也就是说,是否选择救回Jason。


选绿色,改变历史,选红色,则是既成事实,不再更改。这个投票是出现在DC U的粉丝新闻链接里的,其实相对来说,肯定不是会影响当前剧走势的所谓“投票定生死”的操作,而更多是一种流量的参考。


在我看来,他们可能是想要判断一下小桶这个形象的粉丝群众接受度,然后考虑接下来的某些发展吧。本身也借第六集的机会炒一下热度,宣传一下经典漫画之类的。


只是作为流量参考而言,如果出现一些不太好的结果,恐怕对桶未来的角色发展而言也不见得是好事。


所以姑娘们不要过度激动哈,如果之前造成了恐慌给大家道歉。QAQ
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
原文。


超级讽刺的投票,现在DC universe居然重新放出了当年的投票,打出的噱头是:历史重演,现在你可以再一次决定Jason Todd的生死。


讽刺的是,再来一次,现在愿意Jason活下去的人已经两倍于希望他死去的人之多,这还包括了投他死亡票的人中有一部分是因为希望剧中有Red hood出现的。



https://www.dcuniverse.com/news/poll-should-jason-todd-live-or-die/


更新链接:


+click+


不用会员也可以投票,但需要把梯子,我个人投了活下去。


不管能否成为red hood,他不必经历这些。成不了精彩的人,也希望他能安好。也许老爷能有一次选择的机会,也会这样吧。




完全没想到现在居然比率会在往下掉,所谓他死了就有红头罩的人就没有想过,任何一个不被大众接受的角色都是没价值的吗?还是说真的有那么多黑粉?




更新一下投票教程:


绝大多数使用梯子的同学,应当使用的是免费梯子。所谓的一天只能投一票,绝大多数是通过IP地址来判定的。具体原理不说了,就是一般来说,投一票之后,断开你的VPN,你会被分配出一个新的地址,就能伪装成一个新投票者出现。


通过这种方式理论上是可以刷票的,但只是理论上。


至于选择什么梯子,为了安全起见建议参考新帖。QAQ




此外进入界面只显示标题,或者什么都没显示的gn,建议多刷新几下就好了,成功显示图片的状态如下。


点选左边绿色,不要手滑按错ORZ。




投票成功状态应当如下:



有时候会出现如下状态,其实投票没有成功,建议刷新重来。



完成一次投票后,可以选择断开你的梯子,或者路由,重新打开以被重新分配动态IP,然后继续刷新页面去投。


理论上,应该有用,具体情况如何只能看了。

yaiko:

爱-same-CRIER 爱抚-save-LIAR

又是一首相见恨晚的歌